黄之金:引领艺术发展的书画名家

作者: 员工活动  发布:2019-08-05

  王金泉

  李啸

  “为了贯彻学习2014年 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充分展示中国书画界的繁荣及取得的成就。中国艺术交流协会、北京众阔时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全国百余家网络媒体,共同 打造《引领艺术发展的书画名家》作品展播。特邀活跃在当今书画领域的一线艺术家、风格流派掌门人及才华横溢却鲜为人知的书画家。从而展示他们的德艺风采和 优秀作品,讴歌时代旋律,打造艺术盛宴,传承发扬祖国博大文化之脉。”

  又名胡杰、王枕溪,号平畴山房

  1967年出生

图片 1

  1962年出生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楷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黄之金,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培训基地主任,省文联书画考级评审委员会副主任,南京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南京信息工程大学传媒与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图片 2黄之金作品 33×66cm

  中国书法家协会青少年工作委员会委员

  采访时间:2013年7月

图片 3黄之金作品 33×132cm×2

  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培训中心导师工作室导师

  采访地点:江苏省南京市李啸家中

图片 4黄之金作品 40×80cm

  采访时间:2013年7月12日上午

  记 者:李老师,您是如何把帖学和碑学融为一块儿,形成自己的风格?您学书法大概是经过了几个阶段?

图片 5黄之金作品 66×66cm

  采访地点:安徽省阜阳市王金泉工作室

  李 啸:我小时候是受父亲的影响,因为我父亲是一个地方的书法家,就很早接受了书法的学习。但是早期呢,在我们这个年代都是学的唐楷,我的父辈虽是学理工科的,但是他也是受家学的影响,一直是从事书法的学习,所以我最早学的是柳公权,也就是在开始学铅笔字的时候就开始学毛笔字了。柳公权学了很多年,可能10岁开始学颜真卿的,小时候对楷书的学习确实下了很大的功夫,基本上那时候父亲不要求我们把功课完成好,但是每天两百个大字是必须要完成的。我上到4年级的时候,学校校牌是我写的。当时也就有一种小小的成就感,在不断地激励着我一直没有把这个东西丢掉。但是到1983年我16岁时才接触到第一本行书字帖,米芾的,当时如获至宝。在我们那个时代,能接触到的字帖是非常少的。因为物质条件的限定,你看不到。所以现在的年轻人是非常幸福的,想有什么样的帖都能够查到,在我们时代是非常难的。但是那个时代给我们这一代人也是一个特定的优势,就是不停地重复对技法的训练,因为他接触的面少,他不停地在一口井里面挖,一直挖到水为止。现在接触的多,但是对传统技法的训练,没有重复训练的这种韧性,我觉得这就是我们60年代的书家比这一代书家的优势所在。

图片 6黄之金作品 66×200cm

  记 者:我知道您现在带了很多学生,您特别强调为师之道是“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是这样吧?

  记 者:这是您第一次接触到真正的书法?

解读书家黄之金

  王金泉:是这样的。这个很有意思,我的老师就是本县城的一位德高望重的书法家,德才兼备,口碑非常好。他已经去世三年了。从他身上我学到的并不全是书法,更多的是做人的标准,这种标准以人的品格为重。他对于我们太和县艺术界的贡献,尤其是对书法圈的贡献,有目共睹。他曾多次给我说,金泉,你要好好地写,你一定要超过我,你肯定会超过我。然后他就成为我书法道路上超越的对象之一。我想要超过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事实上我并没有超过他,至今还在学习他书法里的一些内在精神,只不过他为人谦和,过于低调,而我是个时常张扬的人,所以显得人气比他旺些。我是中国书协会员的时候,老师他还不是,他很想加入,于是他就投稿。告诉你们个秘密,他投稿时居然让我去给他定稿。后来他连入几次国展,成为我市老书家中凭实力、凭入展的次数加入中国书协会员的人。他能成为会员,首先他有创作实力,但最可贵的是他的谦虚、不耻下问、实事求是的作风。这些事一直萦绕在我心里。他给我树立了榜样,所以现在我经常和学生们讲这些事,我希望我带的学生都能超越我,正所谓“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

  李 啸:就是行书体,以前只看到唐楷的字体,因为市面上也没有这样的印刷品,所以我记得非常深刻一直到1983年,上高一的时候,当时看到一本米芾帖,觉得书法还有这样写的,当时就每天写、每天练。所以我到上大学的时候,基本上米芾帖写得非常非常到位、非常非常像。所以当时南京的季伏昆先生第一次看到我写的字时说:“你写得这么好!”其实当时也没有老师指点。当下的年轻人多是我们一般意义上说的,很多都是从传统经典里面出来的,但是真正到学习书法的过程当中,我给他总结为两种,一种是完全从传统理念的学习当中获得成功的。但是很多的书家都是通过向传授老师的直接学习,我现在形成的这种风格,其实在我十几岁的时候遇到了戚庆隆先生,他曾在四届全国展获全国奖。当时我没有接触过墓志,看他这个字写得特别好,就一味地对他进行追摹,就像现在年轻人追摹获奖书家一样,对他开始非常崇拜,追摹他的这种获奖的风格,然后慢慢地写到一定程度以后觉得自己不行,观念上开始转换,很多人也会经常说:“哎,你是学谁的?”由此,自己慢慢地想和老师的风格脱离开,并把所有北魏墓志找过来,选择了几种自己认为比较喜欢的开始下功夫去临帖,大概临了五六年,基本上把墓志笔法掌握了以后,慢慢地我开始临习褚遂良,开始用行书的笔法去融通变法。其实,学习的过程最早是对一种字体要下足充分的功夫,要掌握一种技法,然后去遍习百家,融通变法,形成自我风格的一个过程。真正一种风格的形成,它还是从传统里面出来的,但是真正想形成一种书风,现代的人还是会受老师的影响,因为他直观地看到老师的书写方式,对他影响会更大,所以我觉得现在这种师承的东西非常重要。不要认为学生学老师的就是不好,关键最后看他自己的领悟能力,往往面对传统经典的时候,很多书家觉得高不可攀,他心里面存在一种恐惧感,但是当面对老师鲜活笔法的时候,你特别容易去上手。所以现在很多人临摹老师的作品,我不反对。但是他临摹到一定份上的时候,他要转换,他要再回归到传统当中去借鉴,然后慢慢地与老师剥离。其实我早期写墓志,我没见到很多墓志的作品,我是受老师的影响。然后到最后发现了自己书写当中存在一些问题的时候,甚至觉得与老师逐渐贴近的时候,开始从传统里面再去借鉴、再去学习,是这样一个过程。

  在 世界的艺术门类中,中国的书法艺术最具独特性和中华民族性,它是由实用的汉文字书写塑造艺术形象、借以表现书家的思想感情和审美理想。书法与绘画艺术虽同 属造型艺术范畴,但它们所创造的艺术形象是有区别的,传统绘画是具象的,而书法虽本源于象形,但后来逐渐演变为抽象的,符合一定的审美规律的点和线条组合 形象,意在符合客观规律的生命运动和心灵中的美,揭示符合客观规律的生命运动的美。因此书法的艺术形象既是抽象的又具有象征意蕴。我们从这些层面上品评、 解读、鉴赏书法家的作品大致是正确的。

  记 者:那您现在带了这么多的学生,天南地北的,有比您年龄小的,也有很多比您年龄大的,但是您都……

  记 者:李老师,很多评论家对您的评论是这样说的,就是用帖法书写碑法,书卷气成为您一个非常大的特点,开创了您行楷书的一个新的范式。这个评价您认可吗?

  金 陵书坛名家黄之金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培训基地主任,南京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初识他时,当场挥洒“卧石听泉”四个大字,他作书 时投入的状态、字体的力度、气度、审美效果,令我震撼。他的大字大气、大势、大境界。我感动之下生平第一次为书家题赠言,预言他将会“以大字名世”。

  王金泉:是的,我会尽我的一切努力把他们带好。基础好的,尽可能地使他们提高,使他们不仅是写好书法的人,更是懂得书法的人,尤其是做研究书法的人;基础差一点的,我总是让他们打好基础,循序渐进地教导他们。

  李 啸:评价过高了一点吧。我呢,应该是跟北方的书家写北魏不一样,北方的书家可能是雄强的东西更占据主体,我更多的是把南方的这种秀美的东西、柔韧的东西掺到碑里面,所以把碑雄强的东西稍微柔化了一点,灵动化了一点。另外一个就是把这个北碑的东西跟行书的东西、跟唐楷的东西稍微融通了一下,更具有南方秀丽的审美特点。“开创”一种东西,不好这样说。

  从 书法发展历程而论,由初创的象形甲骨文,经殷商周时代演变为大篆,秦李斯省改为小篆,汉程邈将大小篆结体简化为隶书,后来相继出现真书、行书、草 书,实际上东汉时代书法真、草、隶、篆、行五体皆备。到了魏晋时代,书法在文人的心目手中逐渐升华为表现思想感情的书法艺术,并达至一个高峰。唐、宋、元 又是一个高峰,明、清以来实难超越先贤,书家们只徒从先辈书家和书作中临学符合自己审美理想和情趣的书体加以承继、创造和发展,形成有自己个性的书体。之 金君有自己的师承,就是书史上著名的书家、碑帖。

  记 者:你希望您的学生超过您吗?

  记 者:秀美的东西是帖学的一种特点吗?

  黄 之金初入书门是受文化并不高但善为村人写对联的父亲影响,真正入书门已是22岁的青年。他和一位叫杨松平的姑娘习书交流,她学柳公权,之金临学赵孟頫,久 而久之书法担当起红娘角色,志同道合终结伉丽,这成为他们生活中的美谈。之金习书由碑而入帖,碑帖交替交融。他从习碑中深得骨气,而从帖中得韵致。他告诉 我先后临习的帖和碑刻多达22种,诸如石鼓文、曹全碑、张迁碑等等;帖有王羲之的兰亭序、圣教序和十七帖;大书家孙过庭、苏东坡、黄庭坚等人的行草书帖。 后来随着书艺的提高,情感的激奋,越发亲近草书,惟有草书方可淋漓抒展情感。他又临习唐草书大家怀素的千字文,明吴门大才子祝枝山草书杜甫诗和傅山草书千 字文等等。他转益多师,从不同的书家和书体中获得不同的精神感受和书艺。

  王金泉:刚才我已经说过这话,那是肯定的。不少学生已经获奖,每一次获奖,我比他们还高兴,然后我跟他们说,你们谁获奖,我给谁写一件精品。

  李 啸:是帖的东西。就是把帖跟碑的东西糅合了一下。

  依 我浅见,在之金的书法创作和艺术活动中,是以行书和大字见长,他有楷书和草书的基础修养,行书是介乎楷书和草书之间的一种书体,所以他在作行书时依自己的 精神情感变化,可时而近楷、时而近草。他的近楷行书字体虽有大小参差,行笔沉稳厚实,点画虽有变化,但总归统一,相互顾盼,运笔粗细相间富有节奏感,爽利 而不造作;他近草的行书,时连时断的笔道蕴涵着情感的变化,连者,气贯;笔断处,气不断。之金的行书多取法于帖,行笔有枯湿浓淡变化之美,从运笔的速度、 力度看,充满骨气,隐见金石味,有刚有柔,有骨有肉,可谓气韵生动之作。

  记 者:您现在带了多少学生?

  记 者:这跟您生长的环境有关系吗?

  之金君擅写大字,多取法于碑,我观他书大字的状态,握笔如提刀,以中锋用力直杀入纸面;运笔如拖千斤石,提按起伏速度随情而运,稳健中会突发冲击力,在纸面上留下枯笔飞白。那是飞速力的轨迹,激情的轨迹,所作大字体格深厚苍劲,确有沉雄豪放之大气概。

  王金泉:中国书协培训中心设了十几个导师工作室,我是导师之一,带了40个学生。

  李 啸:肯定有关系。因为我是苏北人,苏北处在一个南北气候交汇的地带,这方土地给了我北方人豪迈的性格,但是也有一点南方人的细腻和委婉。所以这个跟地域的东西还是有很大关联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什么样的生活环境、什么样的人文特征会影响着审美风格。

  我 们再回到书法究竟是什么的问题,我请出历代先贤来回答。汉代的杨雄说:“书,心画也。”唐代的张怀瓘说:“书者,法象也。”元代的郝经说:“书法,即心法 也。”清代的刘熙载说:“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他们说得都很虚玄乎,但道出一个实情,就是刘熙载所说的“总之如其人 而已”。

  记 者:当代“书法复兴”走到现在也就三十年,我们之前还有过这样一个断层,您觉得当代书法家应该承担起一个什么样的责任?

  记 者:您从小开始练书法,几乎什么风格都学过。您选择行楷作为自己的艺术追求,跟您的性格有关系吗?

  我们从“书如其人”来品赏之金之书,可见其人:他给人以平和敦厚之感,富有外柔内刚之相,如同他的近草行书体,人相和书相大致相符。依他的形象气质和书艺而论,我预想他将以行书行于世,而终将“以大字名世”,祝愿他收获大成功。

  王金泉:先说说当代书法家吧。当代书法家分好几拨。一拨就是比较踏踏实实在家做学问的那种,这是我们比较敬佩的一类;还有一拨是既在默默地做一些学问,还在进行传道授业解惑的工作,有所传承嘛;还有一拨,就是天天在社会上奔波,串市场,走江湖,从不消停,他们就没有时间静下来去研究书法。我感觉最可敬可佩的,还是那些在家默默做学问的人、研究书法的人,他们这些人才最让人敬佩,中国的书法就看他们了。现在的专业报刊杂志所介绍的书家大都不能让人信服,有的书家甚至是在玩杂耍。我们几乎天天都在看报,有些刊登的作品确实害眼,介绍的文字更是不负责任。其实这些都是误导。当代书法已经走过三十年了,媒体应该负起宣扬主流书法的责任。当然一个真正的书家,是要以发扬光大中国书法为天职,要做好传承工作,而他所担负的责任应该是在探讨书法深邃的同时,还要为把中国书法推向世界,把书法融入到世界艺术之林,使之成为令人膜拜的佼佼者。我虽然至今还蜗居在一个贫困的小县城里,刚才绝对不是在说大话,每说起书法,总有天下为怀的感觉,我想大多数书家也应该是这样想的。

  李 啸:往往形成一种什么风格,总喜欢跟性格去靠,因为是性格决定了你的审美。有的人外表长得文静,他写得也很内秀、很精致,他的作品风格跟他的外形是完全相似的。也还有一种是完全相反的,有的人内心的东西和外形的东西完全不一样。但很多时候内在的表达其实是外在的一种体现,而外在的体现都是内在的东西。

  注:本文作者为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美术理论家、画家。

  记 者:您带了那么多学生,您也是一个真正的传承者。

  记 者:说说您的性格吧,您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看到您的书法我们觉得就像您说的把这种秀美的东西融合到碑的雄强里了,其实您是内刚外柔的人吧?

  王金泉:我怎么说呢,也算是尽自己的一份力吧。因自己在学习书法过程中走了好多弯路,所以尽量的让学生目标明确,扎扎实实地走好每一步,去花哨、多务实,告诉他们书法要艺术化,不要娱乐化。说句题外话,现在有些书家可能对书法产生了穷途末路的感觉,于是乎突发异想,把书法由高雅推向低俗,个别高校也有类似情况,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我就不用举例子了,实质上他们就是把书法娱乐化了,已经不是纯粹的书法了,如果泛滥下去应该非常可怕。所以我感觉还是纯粹的书法艺术最富生命力,我们已经薪火相传几千年了,我们有必要改变现状吗?我们又有什么本领改变现状呢!教师是一份比较高尚的职业,也就是说做老师的要对得起这份职业。不管怎么讲,我愿意把这份职业做好,如果时机成熟,一定在老家办一所比较理想的书法学校。

  李 啸:我怎么说呢?总感觉到还想做一个真实的人吧,就是讲一点真话,做一点实事。因为我老家是苏北的沭阳县,就是虞姬的家乡,我家跟虞姬的故里相距几公里。所以我还是受到了小时候家庭、地域的影响。另外一个就是受到当时自己崇拜的一些伟人思想的影响。其实我内心还是比较偏北方的,偏于北方豪放的性格。

  记 者:您的书法学校会是什么样的呢?

  记 者:现在一点棱角都没有吧?

  王金泉:我曾经暗暗地规划过,规模不能太大,大了难管理,生源质量也是问题。要请一些踏踏实实的老师过来讲课,传经送宝。学生最起码品德要高尚,要有一定的天分,要不然他怎么学也学不好。学习书法是要有天分的。

  李 啸:我因为在文博单位做一把手很多年,很多工作需要你很细心、很耐心去调解、去做,后来到协会做秘书长,要去做一种综合的工作,要去协调、联络,要去处理好各种关系。我觉得人是在环境当中成长的,你的内心是通过社会、通过阅历的变化不停地在调整、在改变。但是有一点我觉得做一个真实的人,不要去伪装自己,我觉得是很重要的。就是自己想去怎么样,你不要太去把自己对外变成另外一个样子,没有必要。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记 者:您觉得学习书法是快乐的一件事情吗?您希望大家都来学书法,是这样吗?

  记 者:你的书风也是这样?

  王金泉:我不想大家都来学书法,我感觉大家不能都来学习书法,但是都要关注书法。书法是极个别的人才能完成的事,这里面需要很好的天分。你比如说有1分的天分,有99分的努力,但是你老是努力,没有这1分天分是不行的。好多人就是有120分的努力了,为啥还不行呢?就是他缺少那1分的天分。他最多只能是一个一般性的书法家,他达不到一个更高的境界。对我个人来讲,学习书法是件十分快乐的事情,不仅快乐而且还改变了我的命运,改变了我的社会观、人生观以及价值观,当然这些都是这个很好的时代培育的。

  李 啸:其实我的风格还是想追求一种符合时代的审美特征,还是想追求灵动一点、变化一点,不太死板。古人往往把楷书写得很工稳、很整齐,自己其实还想把这种安静的东西写得活泼一点,所以加了很多的笔法,把它写得比较灵动变化一点。现在这个时代特征其实发生很大的变化,现代人没人穿中山装,穿休闲装,其实是审美的转型。大家追求灵动变化、快捷、注重构成的这种样式。所以我觉得真正一个好的艺术家,他都能跟这个时代的审美去贴近,他不完全停留在原来古人的技法技术上,他还要追求时代的审美方向。我觉得这样的东西才是鲜活的。

  记 者:您刚才说到,这是一个很好的时代,书法改变了您的命运。书法对您意味着什么?给您带来了什么变化?

  记 者:您的标志性书体是行楷吧?

  王金泉:书法给我带来的变化太多了,最大的变化是让我心里有一种满足感,感觉自己活在世上是一个有用的人,自己心里能够踏实起来。这是书法给我的一种最大的慰藉。有人说真正学书法的人是真正快乐的人。我完全赞同这句话,因为此话彻底说出了我的心声。可以这样讲,我每天都很快乐,因为我感觉到书法的处处风景都等待我去领略她的美妙。

  李 啸:其实还是楷书,虽有一些行书的笔法在里面,但还是以楷书为主,总体上属于楷书的范畴。

  记 者:您发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空间?

  记 者:您刚才说书法一定要有时代特征,这样才是鲜活的、有生命力的。

  王金泉:非常大的空间。别人也说,我自己也感觉到,我的书法不能说大踏步地前进吧,还是慢慢地在走着的。

  李 啸:对。所以现在呢,很多评委在评审作品的时候,他们走两个极端。我因为多次参加评审,很多评委认为当今的艺术走进了形式化,特别反对一些形式化的制作化的东西,其实是两方面的。现在只是这个时代的风气,形式大于内容,所以在各种展览的评审当中,形式化的作品占据主流,而且制作过度化。但是有的评委对稍微制作化的作品很反感,其实这个时代形式化是必须要有的,艺术已经成为一种构成,带有一种构成。现在一个歌手到舞台上唱一首歌,就一个人在上面唱,观众会觉得太单调,如果要有几个人在上面伴舞,有一些其他综合的东西,效果就会好一些,视觉的审美已经开始多元化了。但是真正的艺术应该回归到艺术本体的本真,所以我上次在省文联讲课,就说中国好声音为什么会火?其实就是呼唤一种本体的回归,要把一切艺术的其他形式剥离掉,甚至不看歌手的模样,就听到你的声音。当代艺术在呼唤本体的回归,但是我觉得光是声音条件好并不是真正一个好的歌手。也不一定都能成功。所以大家都应该去思考,不是说回归到艺术本体最本真的东西就是最好的,因为这个时代在改变嘛,也要有一些形式的东西。

  记 者:您知道往哪儿去?

  记 者:但形式不能太过。

  王金泉:我知道往哪儿去,因为我知道怎么去学习。

  李 啸:我觉得要适度。

  记 者:您是一个很好的老师。

  记 者:您刚才说得非常好,其实我是做晚会出身的,往往是那些普通的演员需要很多这种伴舞的形式,但真正的大家出来的时候,一个人往那儿一站,整个舞台都占满了,他的气场就能把整个舞台撑满,让观众镇住。那么大一个舞台,就一个人,往舞台上一站,整个气场就出来了。

  王金泉:有点晚了,已逾天命之年了。托您吉言。但是想向前迈一步,的确非常难,就像登黄山云梯一样,过半后每走一步都非常辛苦。一般来说到了五十岁有一种现象,要么停滞不前,要么滑坡,能前进的只是少数。也许是成熟世故了,现在总感觉到自己的状态不如以前。

  李 啸:是。

  记 者:没有,我对您的感觉是:您现在正是状态最好的时候。

  记 者:所以有时候过度的形式,可能还是因为欠些功力才需要那么多的形式来装点自己。

  王金泉:当然我也很自信,因为我没有任何累赘和包袱,我感觉只要善于学习,只要努力学习,那么你就会坦坦荡荡地永远走下去,浓郁的书法之香等待着你去心醉。

  李 啸:是,要靠其他东西来转移对它的注意力。

  记 者:王老师,我看您是一个特别快乐的书写者,而且是一个特别坦荡的

  记 者:你刚才说到的书法本体是什么呢?

  人,是这样吗?

  李 啸:现在我们在评审作品的时候,经常讲书法本体,本体的东西在一幅作品面前往往是讲技法本身,其实书法本体包含的概念很大。此外,艺术家又赋予作品很多综合的因素,比如艺术的素养、人格的力量等,这些东西都是衡量一幅作品的因素。比如你在家里面挂一幅作品,这个人字写得特别好,如果你发现这人是一名犯罪分子,你还会不会把他的作品悬挂厅堂呢?

  王金泉:小时候,我学习书法的初衷并不是想成什么家,纯属一种爱好,准确地说就是想把字写得比左邻右舍的孩子好一点,仅此而已。那时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书法,就是要写得规规整整的,那才叫方块字,比如“国”,要把它写成正方形,把里面填满。当时初写字的时候是跟我父亲学的,父亲就喜欢写两个字,一个“气”,就是“生气”的“气”,“正气”的“气”;还有一个就是“家”,“家庭”的“家”。他给我说,写好“气”和“家”,走遍天下人人夸奖。我就奔这个念头,决心写好毛笔字。

  记 者:我们希望艺术家都能做到德艺双馨。

  记 者:那个时候您多大?

  李 啸:是的,所以艺术本身除了技法以外,还有精神层面的东西,这都是作品价值的一种体现。我觉得我们的时代缺少这种东西。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发布于员工活动,转载请注明出处:黄之金:引领艺术发展的书画名家

关键词:

上一篇:黄之金:引领艺术发展的书画名家
下一篇:没有了